浪客剑心

浪客剑心HD

Relying on Heaven to Slaughter Dragons

  • 佐藤健 武井咲 吉川晃司 苍井优 青木崇高 绫野刚 田中伟登 奥田瑛二 江口洋介 香川照之 平田薫 
  • 大友启史 

    HD

  • 动作 

    日本 

    日语 

  • 2012 

@《浪客剑心》推荐同类型的动作片

浪客剑心

剑心 全名绯村剑心,日本动漫〈浪客剑心〉主角。姓名:绯村剑心原名:绯村心太绰号:刽子手拔刀斋身高:158公分体重:48公斤出生年月:1849年6月20日星座:双子座血型:AB型喜好:洗衣、扫地、烧水、煮饭、买菜武器:逆刃刀隐打、逆刃刀真打流派:飞天御剑流必杀:天翔龙闪一头的红发,左脸有一个“十”字刀疤,手持一把逆刃刀,他凭借高超的剑术,专门除强扶弱。他是那个时代的英雄,他就是经典漫画《浪客剑心》中的主人公双子座的绯村剑心。



浪客剑心什么意思

《浪客剑心》(日文:るろうに剣心)是1994年至1999年于日本少年JUMP周刊连载的漫画作品,作者为和月伸宏,单行本共28卷。它曾被改编为电视动画,共95集,只播放了第1至94集,第95集(密藏篇)没有在电视播放。此外也有OVA及剧场版动画推出。京都篇(就是TV版1到95集内容)追忆篇 1864年,幕末的京都。15岁的斩人拔刀斋干净利落的执行着“天诛”的任务一次暗杀京都所司代重仓十兵卫时,被一个武功并不怎么样的青年在脸颊上划出一道伤痕。也许是因为这个青年强烈的求生意志吧,“附着怨念的伤很难好的”。接下来就是宿命的相遇:在酒馆外的小巷,拔刀斋遭遇狙击。杀死对手之际,鲜血溅上了路过的雪代巴白色的衣襟。雪代巴直视着他 :“ 你还真是带来——腥风血雨呢……”雨夜中 白梅香混杂着血腥味飘散。这句话无疑给了剑心巨大的震撼。这一次拔刀斋没有杀人灭口,而是把昏迷的阿巴带到了维新志士在京都的落脚处,小荻屋。无处可去的巴留了下来。“如果当时我有刀在手,你会不会杀我呢?”剑心的答案是“不会,无论任何情形我也不会杀你。”池田屋事变后,维新力量遭到重创,京都成为新撰组大开杀戒之所。为保存实力,桂安排剑心和阿巴到郊区农舍扮夫妻暂住。平静温馨的农村生活把两个人的距离更加拉近了。巴终于说出了自己的身世。原来她的未婚夫清里在京都被杀,因为后悔当初未能阻止其成行她才来到京都。她没有说的是杀死清里的就是拔刀斋,而她参与了杀拔刀斋的计划,被安排在其身边寻找弱点。爱与恨只有一线之隔。现在阿巴只希望能够和剑心一起守护两人的小小幸福。但是一直伺机而动的敌人已经在结界森林布下了修罗场。“如果拔刀斋没有弱点,我们就帮他制造一个。你,就是他现在最大的弱点”被告知巴就是内奸的拔刀斋遭到了沉重的打击。向结界森林一路寻去,朝着一个个敌人挥剑,心中却只有巴的身影。终于拖着重伤的身体到了最后一关,六感都丧失了,仅凭着要再见巴的念头和本能支撑着。在看来没有胜算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同归于尽的准备挥出最后一剑。但斩过敌人的同时,这一剑也刺穿了在前面护住自己的巴的身体。为了保护所爱的人死在爱人的手里,对于巴来说,是死而无憾。巴的匕首划过剑心的脸留下了十字伤,就是在那一刻起剑心决定要好好活下去,在新时代,不再杀人。飞天之剑,将只为保护生命而挥。这是对巴,也是对所有死在剑下的亡灵的承诺。 十字伤,也成了剑心心里永远挥之不去的伤痛,渗透着对巴的追忆爱恋。和月伸宏笔下细腻的感情和环境,再加上无可匹敌的音乐----追忆的主题曲------in memories,追忆轻松一跃成为了经典。 人诛篇 雪代巴之弟雪代缘当年亲眼看到姐姐死于剑心的刀下,长大后集合了“六人同志”,向剑心展开复仇行动。由于雪代缘的阴谋,使剑心一度以为神谷薰被杀而意志消沈(神谷薰之死令当时少年JUMP周刊的读者引起一阵回响)。最后剑心回复斗志并打败雪代缘,雪代缘持着其姊的日记消失在剑心等人面前。(漫画) 人诛篇连载时曾有传言作者和月伸宏本来决定让神谷薰真的被杀,但最后让神谷薰继续生存,亦以少年漫画比较普遍的大团圆结局来结束这套漫画。星霜篇 星霜篇最不同于追忆篇的便是它并非和月伸宏笔下的故事,故事情节完全由官方原创。 相对追忆篇以剑心和巴为主线,描述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星霜篇便是以薰为主线,从她的角度来看剑心与她的爱情乃至婚姻。故事一开头,就是剑心落入海中,从他思维的星霜篇是一部强烈的思念的作品,而在它的画风中我们也可以感受到这一股从地中海上吹来的沉沉的融化在水滴的风情,即使水滴升华了,风仍然漂浮在忧伤的却充满信念的风中。每个看此片的人,心里都会不自觉地让淅淅沥沥的伤心和感动涌起,这就牵扯到动画和音乐的关系,也牵扯到画面与情绪的关系那么是什么在这本来应该是明朗的画风上平添了一抹暗色,并且逐渐扩散? 是那绝症,那让剑心和薰都痛苦万分却无法消去的绝症;是那薰不得不放掉拉着剑心的手,不得不让他离去,不得不自己承担的信念;是那剑心每次毅然离去时的背影,那萧索的让人看不到许多展现在他脸上的情感的舍不得的背影;是那孤寂地在剑心家的廊檐下在风洞中吹奏的风铃……是剑心那十字伤痕所引发的思忆…… 所有的这些都让我们读到了更深一曾的念力,那种绝对的信念力,正是这种念力影响着表面看起来明朗的画面,因为我们读到的是隐藏在其中的内涵。 所以说,心之所在,意之所指;意之所指,情之所思;情之所思,景之所变。也就是物喜则心喜,物悲则心悲。 所有的景色都在我们为剑心而悲苦的心境中由阴文变成了阳文,让那本来隐藏的凸显了出来。 这就是明朗的画风中隐存的暗色,却暗而不灰的星霜。 所以看到的是剑心死前的安心的笑容。维新志士镇魂歌 明治11年,剑心与好友到横滨观光,遇见多名外国水兵调戏一名少女,剑心当场教训了恶徒,出手相助的还有一个剑客,时雨泷魅。剑心和时雨英雄相惜,当即引为知交。然而两人都不知对方的身份背景:时雨曾经是佐幕派彰义队的领袖之一;而他当年的同僚兼好友“鬼斩”高槻严达,正是死在剑心的刀下。剑心的横滨之行还碰上一场骚乱:一群反明治政府的叛乱分子袭击英国使馆,陆军指挥官田母野锐敏领兵前来镇压,但叛乱分子。后来,剑心得知被救的少女名叫高槻朱鹭,这让剑心想起了高槻严达,开始觉得事有跷蹊。明治政府的日益西化引起民众不满,时雨纠集了这些志士势力。趁英国国宾到访之机,他带兵集结东京,准备在盛大游行的进行期间行刺国宾,再发动“新?维新”推翻明治政府,以慰严达在天之灵。然而,这一切正中了田母野的下怀,在时雨身边的叛徒加治木贞史郎的协助下,田母野打算用一石二鸟之计:将叛军先纵后擒,再趁乱局夺取陆军的支配权。剑心从朱鹭和弥彦那里得知时雨的全盘计划,遂立即赶去制止。时雨在迎宾馆发动袭击,双方伤亡惨重。千钧一发之际,剑心将国宾救下,而时雨也发现剑心就是杀害严达的凶手,新仇旧恨交加,两人大打出手。无奈政府军渐占上风,时雨最后不得不带着余党败逃。剑心征得陆军统帅的同意,独自前去与叛军谈判。经过激烈的决斗,在手持逆刃刀的剑心的引导之下,时雨终于明白了严达的遗志,答应投降并安心照顾朱鹭。岂料,阴谋家田母野无耻地粉碎了这个美好的结局,他擅自下令枪决在场连剑心在内的所有人。时雨为了保护朱鹭而被乱枪打死,怒不可遏的剑心将田母野狠狠打倒,而潜逃的叛徒加治木,在半路上被贯彻“恶即斩”的斋藤一拦截,得到了应有的报应。